<menuitem id="tzd8p"><track id="tzd8p"></track></menuitem>

        <sub id="tzd8p"></sub>

        <address id="tzd8p"></address>

          1. <dl id="tzd8p"></dl>

          2. <li id="tzd8p"></li>

              <li id="tzd8p"><ins id="tzd8p"><strong id="tzd8p"></strong></ins></li>
              <li id="tzd8p"><s id="tzd8p"></s></li>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dl id="tzd8p"></dl>
                    <output id="tzd8p"></output>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金秋田頭看農事 豐收村里話豐收

                      2018-09-23 11:10|作者:|來源:新華社

                      分享到:

                        新華社記者 向志強、楊紹功、吳慧珺、陳尚營

                        廣西象州,糖蔗還在最后剝葉;安徽潛山,水稻已經一片金黃;江蘇寶應,大閘蟹剛剛開始上市。大江南北漸入金秋,豐收的景象涌現在田間地頭。精準扶貧、鄉村振興、農業現代化……黨的一系列興農富農舉措,讓農村呈現新面貌。首個“中國農民豐收節”來臨之際,新華社記者探訪了東中西部三個豐收村,看豐收景象,聽豐收心聲,話豐收遠景。

                        豐收的喜悅寫在臉上

                        什么是豐收?58歲的農民盧運生站在田埂上,左手邊是綠油油的瓜蔞,右手邊是黃燦燦的稻田,中間的他對著記者咧嘴在笑。答案寫在他那張滄桑卻平靜的臉上。

                        “一畝瓜蔞能產200斤干籽,一斤能賣20塊。根和皮一斤能賣8塊多。今年種了300畝,按照去年的行情,刨除成本,20萬元沒問題。”這位種植大戶算起了今年的豐收賬。

                        盧運生所在的豐收村位于安徽省潛山縣王河鎮。村黨總支書記汪杰明說,今年全村預計水稻收成3000畝,畝產1300斤;瓜蔞1000畝,畝產200斤。

                        走進廣西象州縣馬坪鎮豐收村,連片的糖蔗又高又直,柚子、砂糖橘壓彎了枝頭……如此景象,讓人想不到這是一個深度貧困村。

                        去年脫貧的楊乃行和妻子早上6點就到地里剝蔗葉。糖蔗馬上要成熟,剝葉能長得更好。“現在政策好,只要勤快點,生活總會變好的。”去年,他獲得了上萬元產業發展等各類扶貧資金,種了25畝甘蔗、7畝優質稻,還養了兩頭牛,成功脫貧。

                        “現在村里幾乎沒有閑田,很多人還到附近包地種。”村黨總支書記唐田說,利用扶貧政策發展多元產業,今年全村預計脫貧111戶477人,將甩掉深度貧困的“帽子”。

                        緊靠京杭大運河的江蘇省寶應縣夏集鎮豐收村,3600多畝土地中有2200多畝是蟹塘。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偶爾跳起的魚,讓人可以想象塘底蘊藏的豐收氣息。

                        55歲的養殖大戶陳壽春剛從上海、無錫跑市場回來,大閘蟹的銷路基本打通了。今年大閘蟹每畝增收20斤,他打算直接到城里搞批發門市,減少中間環節,價格也能賣得更高。

                        豐收的背后是政策支撐

                        豐收的路子多種多樣,豐收背后卻有共同的原因。基礎設施搞好了,科技水平提高了,產業融合起來了,豐收村豐收的成色越來越足。

                        安徽潛山和廣西象州的兩個豐收村都曾飽受水患。為防澇抗旱,前者斥資修建水利站,對今年農業豐收發揮了重要作用;后者實施了疏浚河道等措施,也迎來了豐收年。

                        兩年前,象州的豐收村建“雙高”糖料蔗基地,糖蔗種植間距要從90厘米拉大到1.2米,很多種植戶心生疑慮,“少種不會減產嗎?”為打消村民疑慮,政府免費提供機器深耕服務和高糖蔗種,還組織村民外出考察。

                        一年后,糖蔗畝產量從之前的五六噸提高到七八噸,種植大戶楊祖權連連稱好,“現在一根蔗頂過去的兩根!”駐村“第一書記”黃維介紹,“雙高”基地建設以來,村里甘蔗種植面積增加了500畝,產量增加了5000噸。

                        安徽潛山豐收村注重農業規模化,建立了6家專業合作社,圩里95%土地都已發包。龍頭產業瓜蔞種植得到大力扶持。休閑觀光農業、綠色農業、創意農業等多種業態并存,推動農業多功能延伸。

                        借助鄉村振興戰略提供的創業扶持政策支撐,江蘇寶應豐收村正從傳統種養向園藝花木、農家樂等第三產業拓展。村黨支部書記胡桂林說,全村20家農家樂一年的經營收入就有600多萬元,成為村民增收的重要渠道。

                        期盼豐收夢越來越甜  

                        不僅農產品豐收,豐收村在精神層面也越發富足。村民們的豐收夢越來越甜。

                        水泥路、籃球場、大戲臺……走進三個豐收村,記者看到這些設施都已是標配。在安徽潛山豐收村,5600平方米的活動廣場、120平方米的大舞臺成了農民文化樂園。農家書屋里,村民產小平正津津有味地看著《李白外傳》。“以前,吃過飯我就要上麻將桌。”產小平打趣說,“農家書屋可拆散了不少牌友啊!” 

                        在廣西象州豐收村,每天晚上燈光球場上都會聚起打乒乓球、跳廣場舞的人。午飯后,楊祖權常會約其他村民一起到附近鎮上喝奶茶、咖啡聊天,這在豐收村已經成了一種流行風尚。

                        吃飽了肚子,有了更高的追求,豐收村的人們盼望著豐收能夠繼續,從風調雨順時的“小豐收”走向長長久久的“大豐收”。

                        豐收還要產業更可靠。為擴大增收渠道,廣西象州豐收村的村民正嘗試種植沃柑、山楂等多種水果。江蘇寶應豐收村,陳壽春還在忙著搭建網上銷售平臺,以解決銷路問題。他們都希望得到更多技術指導和市場引導,讓增產實實在在變為增收,讓豐收貨真價實。

                        豐收需要更多年輕人回村來。少了年輕人,豐收村如何繼續豐收?三個豐收村都在積極爭取政策,鼓勵青年返鄉創業。

                        “叫豐收,就要不斷真豐收!”廣西象州豐收村村委會主任楊乃逢說,真豐收要靠大家繼續扎根農村,找準癥結、研究辦法、解決問題,一步一個腳印奮斗出來。

                      責任編輯:高雅
                      分享到: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浙江十一选五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