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tzd8p"><track id="tzd8p"></track></menuitem>

        <sub id="tzd8p"></sub>

        <address id="tzd8p"></address>

          1. <dl id="tzd8p"></dl>

          2. <li id="tzd8p"></li>

              <li id="tzd8p"><ins id="tzd8p"><strong id="tzd8p"></strong></ins></li>
              <li id="tzd8p"><s id="tzd8p"></s></li>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dl id="tzd8p"></dl>
                    <output id="tzd8p"></output>

                      首頁| 熱點| 時政 | 部委 | 經濟 | 科教| 地方| 國際| 圖片| 讀報
                      白美清

                      白美清

                      白美清,男,歷任國務院副秘書長,商業部、國內貿易部副部長兼國家糧食儲備局局長,第八屆全國人大代表、人大法律委員會委員。曾任中國飼料工業協會會長、中谷糧油集團公司董事長等。現任中國糧食行業協會會長、中國糧食經濟學會會長。 [全文]

                      白美清:一靠政策二靠科技,四十年糧食成就輝煌

                      【導語】為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總結40年來農業農村發展的寶貴經驗,展望新時代鄉村振興的美好未來,本網推出大型視頻報道《三農大家談》,敬請關注!本期嘉賓為原國家糧食儲備局局長白美清。

                      訪談實錄

                        中國糧食改革四十年:回顧與啟示

                        ——專訪原國家糧食儲備局局長 白美清

                        改革開放是解決中國糧食問題的根本出路

                        記  者:您認為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我國糧食的總體形勢有什么重大變化,對現在有哪些啟示?

                        白美清:今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1978年以來的我國糧食生產的發展變化,就是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路線的指引下,以農業、糧食為突破口,以放開搞活、休養生息、調動農民的積極性為動力。落實農業增產一靠政策,二靠科學的方針,既抓調整生產關系,又抓促進生產力的發展。1978年以后,落實一系列農村改革新政,形成了各方面重視農業和支持農業、糧食生產的良好局面。

                        在農業組織與經營方式上,推行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撤社復鄉”,取消政社合一、一平二調的人民公社舊體制,對保護和調動種糧農民積極性起到了重大作用;在農業科技創新上,推廣雜交水稻新品種;在宏觀農業布局上,進行了北大荒和黃淮海兩大地區的戰略開發,以及建立支農工業體系,等等。這些戰略措施的陸續落實,掀起了整個農村生產高潮,結束了糧食生產多年徘徊的局面,全國糧食總產節節上升。

                        在糧食流通上,我們曾經是國際上少有的實行統購統銷的大國。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根據我國國情和糧情,國家采取積極穩妥的改革措施,從糧食生產、流通、儲備、消費相互聯系、相互促進出發,實施“糧食商品化、經營市場化”的指導方針,分步進行、逐步推進,在發展生產、搞好儲備、糧食流通全產業鏈等方面做了一系列基礎性工作,取得了積極成效,結束了統購統銷、憑票供應的歷史,實現了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平穩過渡。通過放開市場,放開價格,逐步建立起覆蓋全國全民的糧食安全保障體制,并經受住國內自然災害、國際糧食危機、市場糧食價格波動的沖擊,成為中國歷史上糧食工作的黃金時期。

                        40年來,我國糧食生產取得的輝煌成就,為解決中國糧食安全問題奠定了堅實基礎。糧食總產從1978年的3億噸,上升到1984年的4億噸,僅用了6年時間;從1986年到1996年,糧食總產上升到5億噸;從1997年到2013年,糧食總產上升到6億噸的新水平。全國人均糧食占有量也從1977年約300公斤,上升到2017年的近450公斤,增加了近50%。當前,世界糧食總產在26億噸左右,中國糧食產量約占23%,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為世界糧食安全作出了巨大貢獻。

                        40年的糧食生產發展實踐表明,改革開放是解決中國糧食問題的根本出路。糧食產業是關系國計民生的基礎產業,是實體經濟的支柱,是國家安全的依托,是國之重器。糧豐倉滿、安全到位,則人心穩、百業興、國家強盛。中國經濟的大振興、大繁榮與糧食的大改革、大增產是相互依托、相互促進的。這對我們這樣一個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大國尤為重要。因此,我們對國家糧食安全,任何時候不可放松;對中國飯碗主要裝中國糧,任何時候不可動搖;對糧食行業改革開放,任何時候都不可停頓。

                        建立專項儲備糧制度和糧食市場體系

                        記  者:您是中國糧食流通體制改革和市場體系建設問題的專家,曾參加制定和實施多項糧食改革方案,這里面有哪些您印象深刻的事?

                        白美清:我國糧食流通體制改革和市場體系的確立,是立足我國國情、糧情,符合人民意愿,順應時代潮流的歷史性選擇。我從事糧食流通工作幾十年來,最難忘的就是在1990年糧食流通體制改革過程參與的兩件大事。

                        一是建立了中國特色的國家專項糧食儲備制度和體系。1990年9月16日,國務院下發了《關于建立國家專項糧食儲備制度的決定》,宣布正式建立國家專項糧食儲備制度,組建國家糧食儲備局負責管理工作。文件要求,要增強宏觀調控能力,搞好豐歉調劑,保證糧食市場供應和糧價的基本穩定。各省(區、市)人民政府也要根據地方實際,建立本區域糧食儲備管理制度。形成“以中央儲備為核心、地方儲備為支柱、社會儲備(農民儲糧和企業儲糧)為基礎的三級糧食儲備體系。各地相繼建立了糧食安全省長和地方首長負責制,成為國家糧食宏觀調控的重要基礎和主要抓手。

                        科技儲糧取得明顯進展。糧情測控系統、儲糧機械通風技術、磷化氫環流熏蒸技術和谷物冷卻機低溫儲糧技術,即新“四合一”技術廣泛運用,更好發揮科技在糧食儲藏中的重要作用,為保障新時期國家糧食安全作出更大貢獻。2010年,這項技術獲得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

                        糧食物流體系建設進入新階段。深入實施“糧安工程”,加快建設糧食倉儲設施,合理布局物流節點,形成高效運行的糧食物流網絡。加快老舊設施的維修改造,加強物防、技防系統建設,分類搞好儲備基礎設施利用、維護和管理。

                        二是建立了糧食市場流通體系。1990年7月,國務院發布了國務院批轉商業部等八部門《關于試辦鄭州糧食批發市場的報告》,提出“建立以國家糧食批發市場、國家糧食期貨交易所為核心,以各級糧食現貨批發市場、多種類型的集市貿易為支柱,各類超市、零售糧店、商販為基礎”的糧食市場流通體系。各級糧食部門堅持公開、公平、公正原則,加強監管監測、依法治市,保證糧食市場有法可依、有序進行。老百姓評價當時的糧食市場是“連接城鄉的紐帶,溝通產銷的橋梁,價格信息的窗口,調節余缺的紅娘”。1993年前后,鄭州糧食商品交易所、上海糧食商品交易所、大連糧食商品交易所等相繼掛牌開業,糧食市場空前活躍、繁榮。

                        平穩過渡  結束“票證經濟”

                        記者:我國長期實行“票證經濟”,購買糧油要憑票供應,這是幾代人深刻的記憶。在取消糧票的過程中,是如何實現平穩過渡的?

                        白美清:糧票從1955年正式啟用,到1993年取消,使用長達30余年。當時,購糧的憑證有城鎮居民購糧供應證(購糧本)、全國糧票、地方糧票、工商用糧供應證、市鎮飼料供應證、油票等。國家糧食部門先后印發了七套全國通用糧票。各省、市、地、縣糧食部門經批準后,也印制供當地使用的糧票。據不完全統計,各地共印制發行的地方性糧票等憑證一萬種以上。許多糧票因設計精美,成為“歷史的見證、藝術的珍品”。

                        1993年3月,國務院宣布結束統購統銷,放開了糧食市場,取消糧票,這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改革,牽涉面廣、關系重大。若改革不到位,可能會引發市民搶購糧食。統購統銷幾十年,積存在群眾手里的糧票累計有500多億斤沒有兌換,如果發生搶購,將會對我國財政造成壓力。經反復論證研究,決定采取穩市場、保供應,盡量減少波動,采取了三項重要措施。一是,動員各地國有糧食企業、糧店、糧庫保證糧食供應充足,在不用糧票的前提下,向百姓敞開供應日常用糧,穩定糧食價格。二是,糧食部門積極采取有效措施,保障農村缺糧戶、城市困難戶等弱勢群體,以及學校的糧食供應。三是,以國家糧食儲備局名義發布相關政策明確,糧食銷售價格放開后,繼續將保留城鎮人口定量供應的糧食關系存入檔案,保障糧食正常供應,消除群眾心里恐慌。至此,我國順利地完成了這一重大改革任務。各地于1993年4月前后取消糧票,這是我國糧食流通體制改革進程中具有標志性的大事。

                        增強我國在國際市場上的話語權和主動權

                        記者:我們現在應該從怎樣的戰略視角來看待糧食進口與糧食安全的關系?

                        白美清: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立足經濟社會發展全局,深刻理解、準確把握新形勢下國家糧食安全戰略的豐富內涵,提出新型國家糧食安全觀,提高統籌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能力,加快推進我國現代化建設進程。主要經歷了以下階段:

                        第一階段,十一屆三中全會后,通過從國際市場采購部分糧食作為緩沖,減少定購任務。同時,開展外貿體制改革,從統收統銷、統一結算到逐步放開、自負盈虧,從外貿獨家壟斷到放管結合,多元化經營。國營外貿公司從單一的收購外賣,轉向產業化經營。十一屆三中全會確定,每年進口1500萬噸糧食,從而打開了我國糧食進出口的大門,此項政策一直延續到我國正式加入世貿組織。

                        第二階段,我國加入世貿組織,標志著我國糧食糧食對外貿易進入新階段。這一階段,隨著我國國內經濟的發展和需求的增長,進口大幅度提升。糧食進口(含大豆)從2000年的1390.3萬噸,到2015年上升到12477.5萬噸。其中大豆從原來的出口,在1997年開始轉變為進口287萬噸,到2015年進口量上升到8169萬噸。2017年,谷物進口2500萬噸,大豆進口9500萬噸。當前,我國糧食進口已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1000萬噸左右,上升到現在超過1億噸,有效利用了國際市場糧源。

                        第三階段,黨的十八大以后,我國經濟發展進入了全面深化改革新時期,糧食市場進一步開放,人民生活達到了初步小康水平。我們要推動擴大糧食高質量對外合作,積極發展糧食國際貿易,促進糧食進口來源、渠道和結構的多元化。加快培育國際大糧商,支持有實力的糧食企業“走出去”,以“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為重點,建立糧油生產基地和加工、倉儲、物流設施,實現優勢互補、合作共贏。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浙江十一选五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