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tzd8p"><track id="tzd8p"></track></menuitem>

        <sub id="tzd8p"></sub>

        <address id="tzd8p"></address>

          1. <dl id="tzd8p"></dl>

          2. <li id="tzd8p"></li>

              <li id="tzd8p"><ins id="tzd8p"><strong id="tzd8p"></strong></ins></li>
              <li id="tzd8p"><s id="tzd8p"></s></li>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dl id="tzd8p"></dl>
                    <output id="tzd8p"></output>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全國勞動模范”王銀吉守護綠色的故事

                      2019-01-04 10:46|作者:|來源:甘肅日報

                      分享到:
                        “平時虧欠老人太多,趁著下雪了好好陪陪她。”1月3日,王銀吉坐在重病在床的老母親身邊,輕聲說道。

                        爐子上的茶壺吱吱作響,屋里溫暖如春,可窗外早已是數九寒冬。

                        “上個月底,我們這里下了一場大雪,雪下了足足有三寸厚。”王銀吉望著窗外的沙丘喃喃道,“好多年沒見過這么大的雪了,要是下在春季,我沙窩里的那些苗子該多解渴啊!”

                        要不是這場突如其來的雪,王銀吉這會兒還在一個被當地人喚作“三個沙尖尖”的沙漠里忙活呢。

                        今年49歲的王銀吉,是武威市涼州區長城鎮紅水村的農民。他帶著一家人吃住在沙漠,與黃沙為伴,用19載的青春和汗水,硬生生在浩瀚的沙海里“種”出了一片綠洲。

                        從不種糧食種樹苗的“憨小子”到壓沙成效顯著的“治沙英雄”,從“甘肅省綠化先進個人”到“全國勞動模范”……19年時間里,這個倔強的河西漢子因為治沙吃盡了苦頭。風吹日曬,他的皮膚更加黝黑,頭發愈發花白,“憨勁”卻絲毫沒減。只有提起治沙時,他那雙布滿血絲的眼睛,依舊閃爍著光芒。

                        一

                        紅水村地處騰格里沙漠邊緣,在王銀吉幼時,每逢春季,風卷著沙塵襲來,人睜不開眼看不清路,地里的莊稼一夜之間就被沙子埋掉。沙丘一年年不斷前移,土地也一年年沙化,風沙成了大伙兒最怕的東西。

                        自然條件惡劣,日子也過得苦巴巴。“那會兒,住著土窩子,吃著苞谷面,真的苦。”王銀吉說,可對于世世代代生活在這里的農民來說,日子也只能將就著過。

                        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到了紅水村,王銀吉的生活變了樣。第一次見到村里來了拖拉機,20歲的王銀吉激動地睡不著覺,沒過幾天就拿著家里的2600元積蓄買了一臺手扶拖拉機。

                        “拖拉機一天干的活,一頭牛得起早貪黑干一個星期。”說起當時的情景,王銀吉現在仍反復贊嘆。

                        之后的幾年里,他開著拖拉機東奔西走,不光幫村里的鄉親們犁地碾場,還遠赴永登賺外快。

                        干一天活兒掙5元錢,是王銀吉最大的動力。干活,攢錢,過好日子,是他當時生活的所有意義。

                        二

                        1999年,四川、陜西、甘肅3省率先開展了退耕還林試點,由此揭開了我國退耕還林的序幕。第二年,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王銀吉和妻子第一時間就決定響應退耕還林號召,在自家的地里種樹。

                        果不其然,他家種的1畝多國槐,成苗后賣出了12萬元的好價錢。這一下讓當時已經小有積蓄的王銀吉傻了眼,“當時的12萬元,可以在縣城買兩套樓房呢。”

                        大好的生計擺在面前,可王銀吉在一場沙塵暴過后,卻在“最好的時間”走上了一條“最苦的路”——治沙。

                        看著被風沙打得七零八落的莊稼,王銀吉反復尋思:天天活在這樣的環境里,有錢能有啥用?我得想辦法把這風沙治住。

                        當時,他的兩個娃娃要上學,一大家子人也要過日子,把錢投到沙漠里,治沙又沒個收入,這日子怎么過?一家人商量了好久,還是拿不定主意。最后,老父親拍著桌子說:“地要是沒了,我們還叫啥農民。娃子,你要治沙,我支持你!”

                        幾天后,父子倆扛著工具,背著干糧,走進沙漠,在一個叫“廟兒墩”的沙窩里,開始了漫長的治沙路。沙漠里沒電,爺倆就點著煤油燈睡沙窩子;沙漠里沒水,老母親李蘭英就趕著駱駝送水;為了摸清風沙的流動規律、提高苗木成活率,爺倆住在流沙最嚴重的風沙線上,仔細察看風勢和流沙走向,尋找壓沙植樹的最佳坡面。

                        就這樣,在這個簡易搭建的地窩子里,爺倆一住就是十多年。終于,王銀吉爺倆“敗光”了所有的家產,欠了一屁股債。“說實話,那些年每天都在動搖,想自己到底圖個啥。”每每回想起往事,王銀吉就感慨不已。

                        但王銀吉還是在質疑和勸阻中堅持了下來,治沙點上的樹苗,一棵棵連起來,變成了一道綠色的長城。

                        三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和普及,王銀吉的治沙故事漸漸傳開,這個“癡心”的甘肅農民,感動了很多人。一位治沙單位的負責人,拿出自己的500元工資捐給他,讓他不要放棄;一位遠在廣東的大學教授,給他匯來5000元錢貼補生活;一位上海的企業高管,先后3次共匯來15萬元以表敬意……這個埋頭在沙漠半輩子的漢子,那時也只是聽別人說起過“互聯網”這個詞。

                        再后來,人們的生活水平逐漸改善,文化水平也逐漸提高,身邊人的誤解和譏諷變少了,理解和幫助越來越多,涼州區還依據公益林管護政策,每年為王銀吉補貼2.7萬元的管護費用。

                        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后,王銀吉治沙的信心更足了。在各級黨委政府的支持下,他先后栽植各類苗木620多萬株,治理沙漠8300多畝,在風沙口上織出了一道南北長4公里、東西長3公里的防風固沙林帶。

                        如今,19年過去了,廟兒墩沙窩變了樣。樹綠了,風小了,沙少了,鄉親們高興地說:還是王銀吉看得遠!聽到這話,王銀吉心里熱乎乎的。

                        “總書記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我治沙更有信心了。”王銀吉激動地說,“現在條件好多了,治沙點上通了水電,出行有汽車,去年公益林管護費也漲到了4.7萬元。”

                        “我是個農民,大道理我講不來,但是我知道,如果沙治不住,我們的家園就保不住;只有沙治住了,我們的生活才有盼頭。”交談中,王銀吉始終堅持自己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一件事,“一輩子那么短,只夠干一件事。能把一件事干好了,這輩子就沒白活。相信換作別人,也會為自己的家鄉、自己的祖國守護綠色。”(記者 洪文泉)

                      責任編輯:劉梓憲
                      分享到: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浙江十一选五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