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tzd8p"><track id="tzd8p"></track></menuitem>

        <sub id="tzd8p"></sub>

        <address id="tzd8p"></address>

          1. <dl id="tzd8p"></dl>

          2. <li id="tzd8p"></li>

              <li id="tzd8p"><ins id="tzd8p"><strong id="tzd8p"></strong></ins></li>
              <li id="tzd8p"><s id="tzd8p"></s></li>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dl id="tzd8p"></dl>
                    <output id="tzd8p"></output>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誰是守護我們家園的人

                      2018-08-17 09:40|作者:南妮|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石塊壘砌的院墻,結滿梨子的大樹,幾間簡樸的農屋,一條鄉間小道。這其實是馬路轉向山洼的一個拐角。高高的石砌院墻就這樣占滿了我們的視線。我們幾個在院墻前留影,紅裙更紅,牛仔更藍,白衣閃現它從未有的光芒。空曠的天際是最好的幕布。而我們的微笑從沒有這樣自然。

                        之前,我們問一旁笑吟吟的農人:“梨子可以摘嗎?”

                        農人答:“隨便摘好了。”

                        再之前,我們在大樹、綠草、池塘、村舍間溜達,驚喜莫名。

                        自自然然沒有任何雕琢的一個鄉村,名為“蓬島村”,屬于浙江省尚田鎮。正是這樣一個純粹的鄉村,瞬間喚醒了我的童年記憶。時空暫時在此靜默,將美麗的山水凝固成一幅幅畫。有一些原始,有一些空寂,但簡樸與純和也正是它的引人之處。

                        壓力重重的都市,被各種聲音擠壓,你聽不到自己心靈的聲音。

                        “歸屬”與“家園”于是成了每一個都市人靈魂的叩問。公司不是歸屬,新村也不是家園。

                        友人告知,這個蓬島村是頗有文化淵源的。天福十五年(公元950年),吳越國尚書胡進思卸官后,攜妻和次子游覽四明奉化排溪時,只見此地“石樓翠峰、蓬島東蔓”,天地之間,幽靜之極,唯聞鳥溪之聲,胡公脫口曰:“此篷島之仙境也。”游至安巖之翠峰山,泉水奔涌而出,擊石而喘,其聲響徹云霄,飄蕩成一條白溪。胡公吟詠唐李白作的《夢游天姥吟留別》,渾然天成之詩篇,朗聲曰:“此溪名白溪可也。”故今排溪,古“白溪”名之由來。次子胡慶不負父囑,為人淳樸、厚道且威儀公正。太平興國三年(公元978年)他建造樓房120間給族人居住。至今篷島還留下當年的米魚照墻遺跡和他手植的槐花樹。村里還有幢展示胡氏家族榮耀的建筑同廬院。白溪胡氏建造紀念胡進思的祠堂為“靈昌廟”。

                        賢哲選擇空靈之所,而山水因為他們將福澤綿延。

                        下午四五點光景,夏日熱烈的日頭變得柔和,靈昌廟與同廬院鑲嵌在藍天綠樹之中,蒼蒼茫茫的,仿佛與天地長在一起。

                        百年老院子,住著6戶人家,我們闖進去。四合院寬大老舊,閑坐的、做手工的、玩牌的老人們安然而善意地看著我們,對我們沒有絲毫的好奇。獵奇的是我們。在窺探別人的生活方式里琢磨著自己的糾結與自己的遺憾。

                        沒有中年以下的人。也許農村的年輕人,全到城市里去了。

                        車子掠過一塊一塊的田園。綠色的莊稼襯著遠處綠色的群山,藍天白云時是一幅水彩畫,晚霞來臨時是一幀油畫。154平方公里的尚田,地形以低山緩坡為主,橫山水庫坐落其中,幢幢民宿五彩繽紛。停下來,站在山坡,遠眺,令你想起阿爾卑斯山的風光。祖先留下的“尚山尚水,福田福地”,眼見得有勃勃的現代化的生機。

                        是黑莓結果的季節。我們在山坡上進入叢叢茂盛的黑莓林。小小的黑色果子滋味美妙,據說,它的營養價值超過了藍莓。

                        田俠就這樣進入了我們的視線。尚田鎮鳴雁村人,80后,高大、帥氣。西南交大畢業,學的是電子芯片專業。2010年大學畢業,在寧波外貿從事太陽能水泵的工作。2016年回鄉務農。夢想將小漿果種出名堂,帶領村民共同致富。他的黑莓是從南京農科院引進的優質品種。如今,不僅黑莓種植成功,黑莓產業也初見成效——黑莓飲料、黑莓蜂蜜、黑莓酵素經過細致的包裝,閃亮駐市。田俠的大學同學畢業后多去了華為這樣的大公司,而他選擇了返鄉,并有一生埋頭苦干的趨勢。“以收入而言,從事農業可能沒有做工程師掙錢。但是我們的生活環境好啊!”

                        在故鄉的家園里生活并創業,還有什么能比這樣的字眼更激動人心?田俠在給新采摘的黑莓裝盆,田俠戴著帽兜在蜂箱旁忙活,田俠攜手小兒在山坡漫步……新一代農民的生活方式與理念成為“朋友圈”中令人羨慕的對象,他們將新興農業,將市場、包裝、營銷這樣的現代化內容引入了古老鄉村,加強了農村與城市的連接。

                        馬冰杰,中國美院建筑設計專業畢業,浙江某建設公司負責人。支持他的青年同鄉創業,無償設計制作旅游高速標牌,道路路牌。我們沒有見到他。“他在忙”。

                        王良杰,錦屏街道人,鄉創咖啡館負責人。憑著一份對咖啡的執著和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投身鄉村,致力于把咖啡文化和城市文化帶到鄉村。咖啡的香混合著桃子的香,無法不令人喜歡。山里的咖啡館也像山一般的氣派與淳樸。一切的想象,以及豪邁由此滋生。

                        趙潔,“尚田+”青農創客空間負責人。80后,溪口鎮三石村人。在北京念的是外語專業。2005年大學畢業,身為獨生女的她毅然返鄉。愛好旅游的小趙在日本、中國臺灣等地了解到了“農業主題”的概念,深受啟發。通過幾年的實踐,如今衍生出草莓巧克力、草莓餅干、草莓蛋糕等“草莓景觀”;桃干、桃茶、桃子酒、桃子露、桃子肥皂、桃小妹的蜜桃日記本等“桃子景觀”。這些敢想敢干的年輕人,不僅找到了施展才華的舞臺,也用自己的創意激活了鄉村。

                        鄉創客咖啡館的里間,五六個中年農民正在把桃子裝箱。想起了趙潔說的“我們創業,不與農民搶飯碗”的話,不禁莞爾。瞧著裝桃子的老媽媽們那小心翼翼又滿足的神情,不禁為這些年輕人叫好。“對種植,對土地,他們了解比我們深;對市場,我們可能更在行,如今我們配合得很默契。”

                        臨走前,我買了一些桃子送親朋好友,想把這獨特的味道帶回城里,在我看來,所有的鄉愁,所有的羈絆,所有的美好,所有的想象全在里頭了。

                        一方水土只養一方人。土地有自己的遼闊,土地也有自己的偏愛。

                      責任編輯:劉一明
                      分享到: 更多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浙江十一选五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