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tzd8p"><track id="tzd8p"></track></menuitem>

        <sub id="tzd8p"></sub>

        <address id="tzd8p"></address>

          1. <dl id="tzd8p"></dl>

          2. <li id="tzd8p"></li>

              <li id="tzd8p"><ins id="tzd8p"><strong id="tzd8p"></strong></ins></li>
              <li id="tzd8p"><s id="tzd8p"></s></li>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dl id="tzd8p"></dl>
                    <output id="tzd8p"></output>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一名女創業者的套路貸遭遇:借款600萬元兩年需還款近千萬元

                      2018-09-12 09:00|作者:|來源:法制日報

                      分享到:

                        江媛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本來只是臨時借款用于資金周轉,兩年間竟然陷入了債務高達近千萬元的境地。

                        這一切,都源于她認識了一家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業務經理候某,然后掉進了“套路貸”的坑里。

                        創業者急需用錢掉進坑里

                        江媛2012年7月畢業于北京一所大學,畢業后沒有像同學那樣找一份工作,而是決定自己創業,做點生意。

                        作為一名創業者,對于資金的需求最為迫切,所以,江媛辦理了幾張信用卡用于向銀行借貸。

                        然而,創業就意味著太過繁忙。2014年時,她有一張信用卡逾期,從那以后信用受到影響,向銀行借貸很困難。

                        就在江媛為此苦惱之際,2015年,她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家中介公司的人員候某。“他作為中介幫我在一家銀行辦到了一筆貸款,我給他幾千元中介費”。兩人還互加了微信。

                        后來,江媛在瀏覽候某的朋友圈時看到,候某稱“與多家銀行有合作關系,可為顧客提供銀行借貸業務,并有成功事例若干……”

                        時間一晃進入2016年,此時的江媛已經結婚成家,生意規模也在逐漸擴大,對于資金的需求越發緊迫。考慮到自己從銀行借貸很困難,江媛又動起了心思,準備以自己家的房子作為抵押,找候某并通過他向銀行貸款。

                        江媛聯系上候某,得知他已經進入某資產管理公司擔任經理。說明來意后,她被候某邀請到公司商談。

                        2016年3月的一天,江媛和丈夫一起趕到該資產管理公司,候某與公司里一位風控經理陳某接待了他們。

                        在商談期間,江媛向候某咨詢怎樣才能通過對方公司向銀行申請貸款。候某和陳某則告訴她,向銀行申請貸款需要一定時間,何況因為逾期的事情,江媛不好申請貸款,但公司會努力促成此事。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江媛詢問貸款進展時,候某說向銀行申請貸款太慢,如果她急需用錢的話,可以一邊等銀行貸款,一邊向他們公司借錢,但需要把房子抵押給公司。他們公司的借款利率高于銀行,但低于市面上的利率。

                        候某再三強調,他們公司比其他借貸公司正規,公司負責人都畢業于國內知名大學,還建立了頗具規模的借貸網站。

                        江媛事后回憶,候某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她放棄申請銀行貸款,轉而向他們公司借款,把她拉到“套路貸”的坑里。

                        簽合同時發現不認識出借人

                        江媛急需資金用于周轉,考慮到候某以前幫自己申請成功過銀行貸款,并且認為資產管理公司很快可以幫著把銀行貸款辦下來,就同意向公司借款。

                        江媛一年以后才知道,這家資產管理公司根本不具備向外發放貸款的資質。

                        2016年4月21日,江媛與丈夫一起趕到該資產管理公司與候某見面,候某準備好相關合同文本,他們一起趕到位于北京市西直門附近的方正公證處,在那里簽訂借款合同并進行公證。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8月,方正公證處因為內部管理不善、出現公證質量問題,被要求停業整頓。

                        江媛記得,到達公證處之后,候某熟絡地和公證員打招呼,他們被帶到公證處一個辦公室里,準備簽合同和對合同進行公證。她仔細看了看合同,發現借款合同上出借方寫的是一個她不認識的人,叫馮某,借款本金80萬元,合同期限只有一個月,利息按月計息,月息為2%。

                        她質問候某這是怎么回事兒。

                        候某解釋說,簽訂這種為期一個月的借款合同是業內“行規”,之所以把月息設定為2%,是因為還要對借款合同做公證,利率太高,公證處不給做公證。

                        “合同是馮某跟你簽的,他是我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那不就是代表我們公司跟你簽了合同嘛,一個意思。再說了,公證處只能給你做一個月的公證。等這個公證合同做完以后,我們私底下還會簽一些合同,那個寫一年,要是你一年還不上,還可以再往后續簽的,我們公司是正規的公司,不會騙你們的。公證的合同只是走個形式而已。”候某進一步解釋說。

                        江媛信以為真簽了合同,同時把自己的房子抵押給了該公司。

                        她沒想到這也是個坑,“當時簽合同,我以為是跟公司簽的,向公司借款,誰知道后來馮某是以個人名義起訴我,要求我還款”。

                        江媛簽字之后,再也沒有見過這些合同,也沒有保留過自己簽過的任何一份合同,所有的合同,都被候某以“行規”名義收走了。后來,江媛只能到公證處復印公證處留存的合同。

                        當天,江媛收到了公司的借款80萬元。

                        9份合同累計借款600萬元

                        80萬元對江媛來說還是不能解決創業所需的資金,為了進行資金周轉,2016年5月13日,江媛與該資產管理公司簽訂了第二份借款合同,借款本金50萬元,出借人仍是馮某。為了配合做公證,月息仍為2%。再走一遍流程之后,江媛拿到了50萬元。

                        2016年8月2日,江媛與該資產管理公司簽訂了第三份借款合同,出借人改為了陳某,借款金額為100萬元。

                        就這樣,從2016年4月到2018年2月,在公司主導之下,江媛先后簽訂了9份合同,借款本金累計達到600萬元,原本出借人處應由公司蓋章的地方,經過候某一番說辭,最后全部簽上了公司員工個人的名字,其中兩次的出借人是馮某,其他7次的出借人是陳某。與此同時,候某答應幫忙申請銀行貸款一事,一直沒有下文。

                        江媛直到此時才發現,該資產管理公司主導了自己一系列的借款行為,每筆合同商定借款后,簽署的合同全被公司收走保存,在被起訴之前,她到底借了多少錢,還了多少錢,并沒有一個確切的數字。

                        在她的印象里,反正每個月該資產管理公司貸后部的微信號會定時發信息給她,告訴她當月該還多少利息,候某也會按月發消息催促她支付利息。

                        江媛還發現,她需要支付的利息,既不是付給該資產管理公司,也不是付給借款合同上標注的出借人——公司法定代表人馮某或者公司風控經理陳某,而是業務經理候某的個人銀行賬戶。

                        對此,該資產管理公司的工作人員都告訴她,候某的個人銀行賬戶就是接受利息的賬戶,盡管放心。

                        今年3月,江媛故意將兩筆利息付給了公司法定代表人馮某的個人銀行賬戶,但很快收到公司的通知,說不能再把利息支付給馮某了,“監管比較嚴”。再后來,公司告訴她,馮某的“銀行賬戶不能再繼續使用了”。

                        名下有賬戶自己不知道

                        今年年初,感覺不對勁兒的江媛不再向該資產公司借款,并要求盡快跟公司對賬,拿出合同核對每一筆借款,甚至考慮到賣掉房屋把借款還上。她經過統計,發現自己已經向對方還款320萬元。

                        但公司有關人員對她說:“你這屬于提前還款,要交違約金,我們之間合同本金是600萬元,你違約金就得給6萬元。”同時,江媛的還款額仍是600萬元。

                        江媛認為已經還款的320萬元應該從中扣除。但公司認為,320萬元是江媛還的利息和相關費用,并不是本金。

                        隨后,候某開始催促江媛還錢并要求用她名下的房產抵債。候某還說,賣房子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要想及時還錢,可以把她的“單子”轉給其他金融公司。

                        候某已經給江媛找好了“下家”,只要交一個手續費,辦理“轉單”后,就不用向資產管理公司還款,而是向金融公司還款。

                        江媛覺得這樣過于蹊蹺,堅決地拒絕了資產管理公司“轉單”的要求。

                        更為蹊蹺的事情還在后面。

                        江媛曾經登錄與資產管理公司相關聯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平臺發現,自己抵押給資產管理公司的那套房屋,顯示在候某的名下,候某憑借這套房屋發起過借款請求并獲得了幾十萬元的借款。

                        江媛還發現,丈夫梁迎杰的名下多出一個虛擬電子銀行賬戶。根據丈夫的手機收到的信息,該賬戶收到過一筆來自上述互聯網資金平臺的借款,接著,該賬戶將這筆借款轉給一家關聯公司一位叫馬某的員工,馬某再轉給資產管理公司風控經理陳某,最后,陳某以自己名義與江媛簽訂“個人借款合同”,將這筆款項又借給了江媛。

                        江媛說,當她發現這筆錢轉了一圈借給自己時“都驚呆了”。

                        江媛立即致電虛擬電子賬戶的銀行的客服人員,想要調取賬戶更多的流水記錄,結果,客服人員告訴她:“該銀行卡為虛擬電子卡,沒辦法調取流水,去柜臺也不能調取。但可以從某某網客服那里進行調取。”

                        江媛再次致電某某網客服人員,客服人員說,網站上雖然有梁迎杰這個戶名,但無法提供記錄查詢。

                        江媛雖然確信網站上這個梁迎杰一定是自己的丈夫,卻查不到任何信息記錄。(制圖/李曉軍 記者陳磊)

                       
                      責任編輯:劉梓憲
                      分享到: 更多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浙江十一选五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