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tzd8p"><track id="tzd8p"></track></menuitem>

        <sub id="tzd8p"></sub>

        <address id="tzd8p"></address>

          1. <dl id="tzd8p"></dl>

          2. <li id="tzd8p"></li>

              <li id="tzd8p"><ins id="tzd8p"><strong id="tzd8p"></strong></ins></li>
              <li id="tzd8p"><s id="tzd8p"></s></li>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dl id="tzd8p"></dl>
                    <output id="tzd8p"></output>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車門撞傷乘客 公交公司被判賠

                      2018-09-05 10:05|作者:|來源:北京晨報

                      分享到:
                       早高峰期間,孫女士乘公交車通勤時在車門處的站立禁區站立,恰逢公交車開門,孫女士的手臂被車門撞擊造成骨折。孫女士將公交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公交公司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殘疾賠償金等各項費用共計20萬元。日前,海淀法院審結了此案,判決公交公司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起訴:乘客左臂被門夾骨折

                        

                        原告孫女士訴稱,去年8月17日早上,她乘公交公司運營的公交車去上班,在長春橋站上車后因乘客太多只能在車門口站立,并用手扶著欄桿。而司機先行關閉車門后,未作任何提示又突然打開車門,在車門打開過程中撞到其左臂,使其左前臂夾在車門與欄桿之間造成骨折,故公交公司應對此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公交公司辯稱,公司認可孫女士在乘坐公司運營的公交車時被車門撞傷,但公司不同意承擔賠償責任。事發時,孫女士處于有高亮黃色標識的站立禁區,一般乘客均可意識到此區域的危險性,且司乘人員通常會在乘客上車時進行疏導和安全提示,而司機在車輛進站停靠時開關車門系屬正常,事發時乘客較多,司機無法看到孫女士所處位置,其打開車門的操作并無過失。

                        

                        事發:無證據顯示司乘提示

                        

                        事發現場的監控錄像顯示,孫女士上車前,公交車已站滿乘客,前車門站立禁區內有若干乘客站立。站立禁區的部分乘客下車后,孫女士自前車門登上公交車,當時由站立禁區進入走廊的臺階上擠滿乘客,難以通行。孫女士上車后即與另一名乘客一起在站立禁區內站立,孫女士的左臂位于左側欄桿與左側車門之間。公交車在孫女士上車后4秒內關閉了車門,間隔約2秒再次打開車門。車門再次開啟時左側車門的外側門邊撞上孫女士的左手肘部,致使孫女士左前臂骨折。

                        

                        庭審中,孫女士稱,事發時車上乘客較多,她未看到站立禁區的標識,車上司乘人員也未對其進行疏導和安全提示。公交公司雖稱司乘人員進行了疏導與提示,但未就此提交相應證據。

                        

                        判決:公交公司需承擔全責

                        

                        法院認為,公交公司作為公交車的運營者,應當充分了解車門開合方式及站立禁區的安全隱患。現有證據顯示,孫女士上車前,涉訴公交車上的乘客明顯偏多,孫女士上車時臺階上仍站滿乘客,客觀上難以迅速離開站立禁區,則涉訴公交車的司乘人員對乘客上車后需在站立禁區停留、存在受傷風險一節系屬明知,應當在開關車門等操作中予以充分注意。但司乘人員并未進行及時、有效的疏導或提示,司機在關閉車門后再次重啟車門也未作出任何提示,存在明顯過錯。

                        

                        公交車在上下班高峰時期通常較為擁擠,選擇讓更多乘客上車的公交車公司及選擇擠入公交車的乘客均應善盡謹慎注意之義務,避免人身及財產損失。孫女士作為具備公交車搭乘經驗的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注意到事發時所處位置為站立禁區。

                        

                        但孫女士在事發時剛上車,受車內環境所限難以自主調整站立位置。而車門開關過程僅需占用站立禁區的少量空間,公交公司較乘客對此有更加準確的認知,通過對特定區域或欄桿進行醒目標識,或在前車門安裝監控、圓鏡等設備及時掌握乘客方位,在開關門時給予乘客必要的提醒,均可以較低成本、有效地避免類似事故的發生。

                        

                        故法院應認定,公交公司處置不當系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孫女士在站立禁區站立的事實不足以構成減輕公交公司侵權責任的合法抗辯事由,公交公司應就孫女士的損失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最后,法院判決公交公司賠償孫女士各項損失19萬余元。

                        

                        北京晨報記者 黃曉宇

                      責任編輯:劉梓憲
                      分享到: 更多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浙江十一选五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