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tzd8p"><track id="tzd8p"></track></menuitem>

        <sub id="tzd8p"></sub>

        <address id="tzd8p"></address>

          1. <dl id="tzd8p"></dl>

          2. <li id="tzd8p"></li>

              <li id="tzd8p"><ins id="tzd8p"><strong id="tzd8p"></strong></ins></li>
              <li id="tzd8p"><s id="tzd8p"></s></li>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output id="tzd8p"></output>

                  1. <dl id="tzd8p"></dl>
                    <output id="tzd8p"></output>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90后”飛手朱貝貝:干飛防很辛苦但挺帶勁

                      2018-09-11 09:47|作者:|來源:中國農業新聞網-農民日報

                      分享到:

                        李華 楊桂芳

                        “萬綠叢中一抹黑”,經常在田間穿梭的朱貝貝在朋友圈中這樣調侃自己的膚色。

                        朱貝貝是湖北黃岡的一名“90后”飛手,去年開始接觸植保無人機,經過1年摸爬滾打,今年他和朋友組建了湖北最大、最年輕的植保作業團隊,用無人機為農民噴灑農藥。他形容最近兩月的狀態“不是在打藥,就是在打藥的路上”,雖然辛苦,但他樂在其中。

                        初涉飛防失敗“處女秀”中汲取經驗

                        近日,湖北的作業即將結束,朱貝貝將帶領團隊前往新疆開展飛防作業。

                        朱貝貝加入這行也就一年多的時間。2017年3月通過考試獲得植保無人機駕駛證后,朱貝貝就迫不及待地想在植保行業施展拳腳,他租了1架植保無人機,買了1輛面包車,拉上1個同學,前往河南的小麥田作業。然而他的“處女秀”慘遭失敗,由于缺乏經驗,前期避障打點時描錯點或打漏點,導致“炸機”了——無人機撞上了電線桿。

                        這次失敗讓朱貝貝意識到,在實際操作中,絕對不能掉以輕心,否則損失慘重。在河南待了兩個星期,朱貝貝作業了3000多畝小麥田,測量農田面積、電腦規劃航線、操作無人機噴灑農藥,這套流程重復了無數遍。

                        河南作業結束后,朱貝貝又回到武漢,開始水稻防病蟲害的飛防作業。有了經驗積累,朱貝貝在實操中游刃有余,漸漸地在武漢周邊的業務多了起來。“當時都叫我拼命三郎,有活我就接。”他說。

                        去年8月下旬,眼看新疆棉花即將成熟,朱貝貝就和朋友開了三天三夜的車到達新疆,準備用無人機給棉花打脫葉劑。

                        一開始,農戶對無人機打藥持懷疑態度,朱貝貝就用試驗說話,“藥打下去,3天葉子就黃了,7天風一吹就掉葉,無人機的優勢充分發揮出來了。”那一次的經歷讓朱貝貝對無人機植保行業信心大增,“拖拉機要3噸水,無人機只要1桶水。拖拉機會把棉桃弄掉,使棉花減產,無人機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不怕吃苦

                        白天忍高溫晚上躲蚊蟲

                        從新疆回來后,朱貝貝就琢磨要建立團隊。今年初他和伙伴一拍即合,在武漢組建了目前湖北最大、最年輕的植保作業團隊,共有18架極飛P20植保無人機。目前團隊有20多人,半數以上是“90后”,最小的是“00后”。

                        截至目前,團隊已經在湖北、河南等地作業超過了10萬畝。

                        現在,朱貝貝每天都會接聽撥打五六十個電話,做設備和人員的調度協調。“已經推掉了四五千畝的訂單。”現在處于作業高峰期,無人機和人手都不足。朱貝貝坦言,帶團隊比自己做飛手還累,主要是心累。作為團隊負責人,人員管理和業務分配都是讓他頭疼的問題。“想招可以長期干活的人困難,一方面很多新人吃不了苦,進來做了兩三天就走人,另一方面有人在團隊作業獲得經驗后,想出去單干。”

                        植保飛防是看天吃飯的行當。今年湖北7、8月份降水比較少,朱貝貝和他的團隊已經連續作業兩個月沒有休息。為了避開高溫作業,他們每天四五點起床干到上午差不多10點,陽光變得毒辣時團隊暫時休整。臨近傍晚氣溫稍降后,團隊又開始新一輪的作業,一直要干到晚上十一二點才能收工。

                        白天要忍受太陽炙烤,晚上要忍受地里蚊蟲侵擾,水溝里的蚊子太毒,即便穿上長衣長褲,噴上花露水,還是難逃被蚊子叮咬的命運。“這時候只能靠跳舞來緩解,盡量讓自己動起來。”朱貝貝開玩笑道。連續做了兩個月,朱貝貝和隊友一樣,都希望能下雨休息兩天。

                        苦盡甘來

                        農民從不接受到催著打藥

                        對于無人機植保這種新型的作業方式,許多農民一開始并不接受。每到一個陌生的市場,朱貝貝團隊都會免費給農民做試驗,讓老鄉在作業的田地中留出個三五畝,用飛機做個對比試驗,讓他們看效果。“進行對比,就會發現我們的無人機作業效果不差,甚至比人工的更好。農戶不喜歡虛的,就喜歡眼見為實。”據朱貝貝介紹,在地形平整的田塊作業,無人機每天能作業五六百畝,人工打藥一天最多20多畝,“不僅提高了效率,還節約了成本。”

                        從一開始不被農民接受,到逐漸被認可,到最后受到農民熱情相待,“現在老鄉都催著我們打藥,不打就不讓走。”朱貝貝對無人機的認識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剛開始覺得無人機很神奇,后來發現這只是一個農用設備,就是一個會飛的噴霧器。

                        飛防植保慢慢得到農民的認可之后,朱貝貝才覺得這個職業挺帶勁,“大多數農民淳樸實在,打完藥就給現錢,不拖不欠。他們還會給我們買煙、冰西瓜和水,把我們這些年輕人當成技術人員,讓我們感覺比較受尊重。”

                        在政策的支持下,越來越多像朱貝貝一樣的“90后”新農人將會投身植保行業,讓更多的農民享受到科技興農的紅利。

                      責任編輯:王偉
                      分享到: 更多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浙江十一选五网址